RMB升值或不升值?這是個必答之問題

程翔 轉載自 尚農 | 2004-11-21 22:06 | 投票
  
 【摘要】在莎士比亞的名劇“哈姆雷特”第三幕中,主人翁在猶豫不決時自言自語到,“生存或毀滅,這是個必答之問題!保═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Hamlet,Act III)。也許,對中國金融的決策者們來說,他們所面臨的問題, 亦即人民幣升值與否,可能比哈姆雷特王子所面臨的問題,要更加棘手一些……


圖:北京街頭一女孩在查看她的百元鈔票

大量投機性熱錢流入 
 
目前,中國官方查出確實有大量投機性熱錢流入,在等待人民幣升值的套利時機。大公報報導,中國外匯管理局的報告顯示,自去年三月到年底的十個月內,中國流向其他國家和地區的個人大額跨境交易外匯資金共六億五千萬美元;同期流入中國的個人大額外匯共有二十二億五千萬美元,流入額是流出額的三點四倍。

另據北京晨報報導,雖然政府官員在公開場合仍然避免談“熱錢”兩個字,但押寶豪賭人民幣升值的熱錢洶涌進入中國,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據報導,最近一兩個月就有100多億港元熱錢流入香港,僅十月份,香港銀行的總結余就增加了60億港元,達到90億,而通常的數字僅僅是5億港元。顯然,這是外國基金在守株待兔,準備大炒人民幣的升值。
  
港幣是和美元直接掛鉤的,聯系匯率制度保證了港幣的穩定性和在國際金融市場的聲譽和地位。但掛鉤的要求是利息、匯率必需與美元同步,通貨膨脹也得有所控制。大筆熱錢的涌入使銀行資金富富有余,迫使銀行業紛紛調低存款利率,而美國聯儲會正在逐步加息,這種背道而馳的做法顯然是不能長久的。
  
美國和西方國家對中國人為控制利率本來就多有微詞,一直在就匯率問題向中國施壓,要求中國實施彈性的匯率制度,讓市場來決定匯率的走向。美元在國際貨幣市場持續貶值,尤其是其對歐元已經大幅度走貶,這給美元以外的貨幣、包括人民幣,都帶來極大的升值壓力。也因此,大陸民眾的結匯交易量近來突然增加,將手中的美元換成了人民幣。

*海外經濟學家一致認爲RMB匯率必需保持現狀 令人吃驚

  
那么,人民幣到底是該升值還是不升值呢?有意思的是,在北京的海外經濟學家給出了一致的答案:那就是,人民幣匯率必需保持現狀。
  
在海外久居的人們都知道,經濟學家們是最喜歡辯論,也最容易持有不同觀點的。如果說那么多“海外經濟學家”都持有相同的觀點,這本身就是令人吃驚的。報刊所刊登的他們的消息,實際上不期然反映了官方的憂慮和主張。
  
據說,諾貝爾經濟獎獲得者、“歐元之父”蒙代爾在中國期間列舉了人民幣升值的一系列后果,包括房地產崩盤,外商投資受影響,經濟增長速度減緩,就業壓力加大,貧富分化加劇等等。最關鍵的,蒙代爾說,是人們對人民幣以后匯率的信心會有所動搖,人民幣在國際上的作用將受損。
  
蒙代爾不僅認為人民幣不應該升值,還說中國應該保持匯率制度的現狀,“中國如果浮動匯率,那會是一個巨大的錯誤!边好,他說也許人民幣是應該升值、匯率應該波動的,如果“有一些不可避免的價格上升,或者是美元大幅度貶值!
  
香港中文大學的郎咸平也認為人民幣不能升值,但他的觀點似乎是更加政治性、而不是基于學術原因的:“人民幣一旦升值一次,就極可能升值兩次,后果將是極具破壞性的。這個口子不能開,否則會越撕越大!
  
不知郎先生是如何知道“這個口子會越撕越大”的,難道如果中國經濟真的有升值的物質基礎,人為的維持偏低的匯率難道是正常的、符合老百姓利益的嗎?郎先生作為研究熱錢的學者,對阻擊人民幣的熱錢憂心忡忡、高度防范,并大聲疾呼、告訴國人:熱錢是最殘酷的,它動用了大量金融工具,在套利后就會撤走,將給中國經濟留下一個大窟窿。他還舉了1997年的泰銖和1998年的港元受阻擊作為例子。他認為,內地的金融界人士還沒有成批的專業人才能把它的運作內幕搞清楚。他甚至建議人民幣應該先貶值一段時間,再恢復現有匯率,以此來逼退”熱錢!
  
但是,熱錢之所以可能肆虐,是因為經濟體系出了問題,就像失去免疫能力的人體難以承受病毒的侵襲一樣。那么,經濟體系的問題在哪呢?如果中國經濟真的是如中國官方統計數據所描繪的那樣,保持了長期的高速發展,那么中國真實經濟實力的增加,只會給人民幣帶來升值的物質基礎。而人為壓低的匯率會抑制進口,單方面鼓勵出口,從而造成人為的貿易順差。雖然這達到了政府增加外匯儲備的目地,但此舉卻增加了進口的成本。尤其是,當中國不得不大量進口原油、鋼材、和原材料時,貿易的不平衡所帶來的危害就加大了。而當美元的匯率因為美國經濟的放緩而下跌時,維持人民幣的低利率就顯得更加不合理了。

*為何中國政府就是不愿意讓人民幣升值呢
  
那么,到底為甚么中國政府就是不愿意讓人民幣升值呢?升值本身,其實是經濟增長、貨幣硬挺的標志,本來應該是件好事。應該是忙不迭的歡迎、高興才是。那為甚么情況恰恰相反呢?唯一的可能,就是其增加外匯存底、吸引外資的考量。
  
對如此反常的舉措,如果我們透過撲朔迷離的現象,就不難看出,這實際上依賴于外資支撐的經濟本質。

升值或不升值?這可是個必答之問題。因為,不升值,進口成本增加,原油價格上漲,經濟會難以為繼。升值呢,除了給熱錢大開方便之門,更重要的是會抑制出口,外匯凈流入減少,維持經濟繁榮的外資斷流,經濟增長也將受到影響。而一旦如此,蒙代爾所列舉的一系列后果,包括房地產崩盤、外商投資停頓、經濟增長減緩、貧富分化加劇等社會問題會隨之而來。所以,升值或不升值?這不光是個必答之問題,很可能還真是一個涉及“生存或毀滅”的問題呢。

正在讀取...
個人簡介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亚洲三级日韩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