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更多的權力尋租——從“王小石事件”想到的

孔善廣 原創 | 2004-12-02 14:49 | 投票

警惕更多的權力尋租——從“王小石事件”想到的
作者:孔善廣 2004年11月28日于佛山南海
Email: frankkong@vip.163.com

【摘要】對于“王小石事件”,我們應該讓這一“石”激起多重“浪”,因為監管審批權力尋租的問題已經一直在中國存在,例如另一種的權力尋租——中央部委資金劃撥權及審批權的尋租。

    最近,中國證監會發行監管部任要職的發審委工作處副處長王小石因涉嫌受賄罪而被逮捕,再又有兩名前發審委委員被拘捕的消息成為各大媒體的焦點話題。一份發審委委員名單竟然可以高價“出售”,直指發審疏漏。有關股票發行上市過程中存在灰色交易的傳聞從未間斷,但也從未獲得證實,這次是否可以昭白于大眾并成為打破潛規則的起點?

    眾所周知的是,上市公司“指標”在中國是昂貴的稀缺資源,申請上市公司本身有“圈錢”沖動,地方政府有創造“政績”的欲望驅使放任甚至幫助所在地申請上市公司作假,經過中介機構的粉飾包裝,再通過“公關”獲得監管審批機構批準,一大批經過“包裝”的企業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在滬深交易所鳴鑼上市。

    但是,發審委權力的過度集中和懲罰機制的缺失一直未能解決,中國證券市場的股票發行從一開始,昂貴的稀缺資源就被“行政之手”所掌控,使上市公司、中介機構和有關官員形成了利益共同體,尋租目標就直指幾千萬的中國股民身上。這難道就是有中國特色的股市?

    對于“王小石事件”,我們應該讓這一“石”激起多重“浪”,因為監管審批權力尋租的問題已經一直在中國存在,例如另一種的權力尋租——中央部委資金劃撥權及審批權的尋租。

    1994年我國實行分稅制財政體制改革,從財政包干體制變為分稅制,將同經濟發展直接相關的主要稅種劃為中央和地方共享稅,將適合地方征管的稅種劃為地方稅。為了解決地區收支均衡的問題,中央政府向地方政府、地方政府向下級財政無償劃撥資金,教育、衛生防疫以及環保等公共服務。

    轉移支付分為一般轉移支付(無條件撥款)和專項轉移支付(有條件撥款)兩類。“一般轉移支付”主要體現為中央對地方的財力補助,地方政府可以自主安排支出,增加地方財政實力,解決中央與地方財力分配縱向不平衡問題。這包括稅收返還、原體制補助以及1995年開始實施的過渡期轉移支付辦法等。“專項轉移支付”則主要服務于中央的特定政策目標,地方政府應當按照中央政府規定的用途使用資金,包括中央對地方實行的工資、社會保障、環保、抗災救災、扶貧幫困等方面的轉移支付。由于“僧多粥少”,因此,這些無償劃撥和專項劃撥資金當然也是“稀缺資源”,成為各地垂涎的蛋糕,爭先恐后“創造條件”來“跑部錢進”。

    連秘密的發審委委員名單也可以用錢購買到,更不用說那些公開的有審批權的部門了。一些地方裝窮去“跑部”,目的是使自己更有條件爭取扶貧資金和優惠政策;一些地方冒富去“跑部”,目的是令人相信自己有財力有條件可以上某些項目?傊“會哭的孩子多吃奶”,“會哭”就代表“會跑”。但是“跑部”如何“跑”才能“錢進”?這個“跑”字里面究竟有多少“貓膩”呢?要支出多少的“成本”呢?哪些個人從中得到什么好處呢?跑回來的錢是否真正用于實處呢?

    每次人大會議期間,每到年終歲未,各大管錢、管投資、管項目的部委門前,就聚滿了前來“跑部”的地方官員,車水馬龍,甚是熱鬧。據有關媒體報道,此間有些部委中的某些官員下班后比上班時還忙,有時甚至出現同時接見不同省市進京“跑部”人員的場面,一些地方跑部的官員甚至能如數家珍地說出一些掌管項目審批權的官員的愛人癖好什么化妝品,孩子喜歡什么玩具。這真是一種怪現狀!有學者直指“這是在冠冕堂皇的搞腐敗,最起碼也是一種無序競爭” [王仕軍:《“跑部錢進”與轉移支付制度缺陷》《經濟學消息報》]。

    早在2000年,審計署的一項審計報告稱,1997年至1999年上半年,中央和地方各級政府共向全國592個國定貧困縣投入扶貧資金488億元,經審計,查出扶貧資金被擠占挪用、虛列支出、轉移資金和私設“小金庫”達43.43億元,占被審計扶貧資金總額的20.43%[來源:人民網http://202.99.23.223/GB/paper447/1018/146095.html]。

    據對17個省的調查,2002年,中央政府對這些省實際補助資金4149億元,但編報納入省級預算的只有936億元,僅占補助總額的22.5%。審計署財政審計司長侯凱說,預算外資金實際上已經脫離了人大的監控,并且很容易被隨意支配和使用。一些地方用來大蓋樓堂館所,購買高級轎車,濫發獎金以及大吃大喝的錢很大一部分來自這部分資金。一些地方政府為了多要錢,千方百計討好拉攏有關部委官員,導致灰色收入、“權力尋租”現象時有發生。全國人大不知道數千億元資金都分給誰、分到哪些項目上了。地方不知道自己能得到多少中央轉移支付。2003年,中央向地方轉移支付的8000多億元資金中,有2300多億元沒有開列具體項目[孫愛東 薛凱:《審計暴露六大體制“軟肋”》《半月談》2004年第14期]。今年四川15個部門被審計無一清白——源自“跑部錢進”[《中國青年報》2004-08-20]。

   “跑部”過程中有“貓膩”,“跑”回來的資金使用過程中有問題,人民的血汗錢就被這樣的“權力”浪費。權力不能從根本上受到限制、監督和制衡,將會有更多的公眾利益被尋租。

    在年底回顧今年的幾件事,如“國有資產流失”之爭、“足球革命”、“王小石事件”,表面上是經濟和體育事件,但表面的背后實質上是反復暴露了我們的體制問題。國有資產成了“殉葬品”、足球成了“殉葬品”、王小石成了“殉葬品”,實質上是社會大眾的利益成了體制的“殉葬品”,但成本巨大的“殉葬品”卻一直不能與有缺陷的體制一同埋葬。

    “權力導致腐敗——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這已經是眾所周知的,而在市場經濟中,市場能夠解決的問題,“政府之手”是否應該介入?要求政府必須介入的,是否應該要有具體的“法”來規范?沒有這些,則依然不能“手莫伸,伸手必被捉!”,甚至會有相當部分未能捉或捉不了,將會有更多的“權力尋租”現象發生。

正在讀取...
個人簡介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亚洲三级日韩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