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家要講良心

周正義 原創 | 2004-11-12 16:55 | 投票


       良心者何,良心就是善意,就是誠實,就是同情,就是公正。在經濟學家來說,良心就要求其在審視和研究各種經濟現象的時候,要遵循公平、正義的理念;要忠實于事實的真相;要關注弱者的利益;不可以為損人利己之事;不可以只為了某些集團的利益,而不顧事實地充當其吹鼓手;不可以刻意地去造就尋租的場所和機會。

       經濟學家,作為一個社會群體自當有其生存之道,關于此無須我來過多探究。我只是從經濟學家所擔負的社會責任出發,認為其不可以不講良心,否則,就不可能受人景仰,而佇立于世。有見于此,現就中國在發展市場經濟的過程中出現的各種問題,問訊經濟學家,希冀經濟學家能夠本著良心,作出自己的回答。

 一、新股發行通道轉讓漁利,是否尋租
      有報道稱,證券公司的一個新股發行通道,可以通過轉讓,漁利幾百萬,甚至上千萬元人民幣。請問這里的幾百萬,甚至上千萬元人民幣是不是租金。如果不是,那么,是什么?如果是,那么,是否可以說,在股票發行市場上,因股票非理性的高溢價發行,其高溢價部分,實際上包含大量的租金,為市場的參與各方所尋得。而其最終要由二級市場上的投資者來買單。所以,如果沒有不斷出臺的利好政策的支持,則股票跌破發行價,就是遲早之事,是必然要發生的。此所謂價值回歸。關于此,作為經濟學家,應該作何思考呢?仍認為,對于股市,政府可以“無為而治”嗎?

二、“廣告致富”,效率何在
      有商人,一年花幾個億做廣告,把只值幾毛錢的東西,加以包裝后,以幾十元,甚至上百元的價格出售給消費者而牟取暴利。此所謂“廣告致富”。請問,此種商行為是合于市場經濟的本質的嗎?是有效率的嗎?是市場應加崇尚的嗎?如果不是,作為經濟學家,又當作何思考呢?難道仍要打著“自由競爭”、“市場定價”的旗號,而將誠信和公平的法則置于腦后嗎?

三、“超常規、跳躍式發展機構投資者”,理將安出
      大概是從2000年開始,在“超常規、跳躍式發展機構投資者”的口號下,證券公司和證券投資基金,經過了一輪一輪的增資擴股,或公開擴募基金單位;而近一年多來開放式證券投資基金,也在“金融創新”的幌子下面,不斷地被推出。然而,經過幾年(或一年多),發展下來的結果又如何呢?證券公司私募擴股的價格由最高1.6元/每股,降到1元/每股,也少有人問津;封閉式證券投資基金更是全部跌入面值,并大比例折價交易;而開放式證券投資基金則遭遇大面積凈額回贖。關于此,經濟學家應當做何思考呢?難道僅以一句“一股獨大”,或“公司的治理結構不完善”,或“新興加轉軌”,就可以置身度外了嗎?難道仍認為只要把“市場的交給市場”,就能解決問題嗎?

四、在股市持續低迷的時候翻炒“問題論”,用意為何
      當股市持續低迷,大盤跌破一千四百點,而有6成股票的價格低于年內低點1311點時的價格的時候(2003年9月間),卻有人又把“問題論”拋出來,翻炒一遍。其用意何在呀?
股市中存在問題,原本是路人皆知的事情,又何必大驚小怪呢?試問,房地產市場、貨幣市場、外匯市場、汽車市場、旅游市場、以及一般商品市場等,有哪一個市場不存在這樣、那樣的問題呢?卻為什么,惟有股市上的問題,才一再地被“揭示”,而且往往是在股市極度低迷的時候,被“揭示”呢?卻為什么對于股市,有人往往只“揭示”問題,而絕口不談問題的解決之道呢?對于這些,作為投資者大概是應該好好想一想的。而作為經濟學家,又當做何思考呢?難道認為這些乃是市場中應然而然的嗎?

五、房地產價格的過度上漲,是否對一般百姓資財的掠奪
許多早在兩年前就想買住房的人,現在依然無法買到自己想買的住房。究其原因,是房價上漲過高,越來越無力支付房款了。試想,一套在年初每平方米5000元的住房,到了年終上漲20%,漲到每平方米6000元,如果以100平方米計,則一套住房漲價10萬。而如果一般白領的年收入為5萬元,按年增長20%,則一年增加收入計1萬元。是住房漲價部分的10%。如此,一年下來,要想買房的話,僅漲價部分,就需透支未來十年所增加的收入。難怪有人要越來越買不起房了。關于此,我們的經濟學家作何思考呢?難道認為隨著國民經濟持續快速增長,國民的實際收入,也連年有所增加,卻反而兩年下來,買不起住房的人越來越多是正常的嗎?難道還認為近兩三年來,房價被不斷炒高,是市場經濟中應然而然的現象,是一般百姓所應當承受的嗎?難道還認為房價的過度上漲,不是對一般百姓資財的掠奪;不是對以消費為目的的一般購房者的大不公平嗎?難道還認為政府可以聽任房價的過度上漲而不加干預嗎?

六、制度造就富翁,勞動何以致富
      在現今的世道上,造假致富的有之;走私致富的有之;廣告致富的有之;欺詐致富的有之;倒賣批文致富的有之;騙稅致富的有之;權錢交易致富的有之;炒地皮、炒項目、炒房產致富的有之;“圈錢”(發行股票)致富的有之;“貸款”致富的有之;“重組”致富的也有之;而惟獨不見因勞動而致富者的身影。反而作為勞動者的主體,農民正在失去土地;工人遭遇了下崗失業和欠薪;知識分子則面臨過勞死。直所謂“制度造就富翁,勞動何以致富”。關于此,我們的經濟學家作何思考呢?難道認為現有的制度是良好的,有效率的嗎?難道認為制度的缺損或制度的不良,與經濟學家們毫不相干嗎?難道認為勞動者的地位長時間的被貶低也無關緊要嗎?難道認為“勞動價值論,在發展中國家完全沒有適用的空間嗎?

七、“勞動力成本低廉”,果真是競爭的“優勢”嗎
 有人宣稱,中國的競爭優勢在于“勞動力成本低廉”。請問,事情果真如此嗎?作為經濟學家作何思考呢?難道“勞動力成本低廉”不是清楚地表明國民教育的落后(因教育乃富民之路),不是清楚地表明現有分配制度的非正義嗎?(資本價值和勞動力價值的關系被嚴重扭曲。所以,有人通過發行股票,一夜之間可以成為億萬富翁;而有更多人一年勞動360天,一天勞動12小時,一年的收入也不過幾千元;有人通過各種非正當的手段日進斗金,而有更多的人則或失去土地,或下崗、失業,生活難以為繼。)難道教育的落后和分配制度的非正義,不是競爭的劣勢,卻反而成了競爭的優勢了嗎?難道在現今的國際社會,真正競爭的優勢不是科學技術的進步,不是管理的先進,不是高素質的勞動力,不是合乎正義要求的制度文明;不是普及發達的高素質教育嗎?

 八、市場經濟中的利令智昏,應否終結
  眼看著重慶開縣的井噴災難;眼看著“瓦斯爆炸”、“煙花廠爆炸”等的不斷發生;眼看著各種投毒、中毒、自焚、焚人等事件的一再涌現;眼看著房地產價格的高高在上和房地產開發市場的混亂不堪;眼看著鋼鐵、汽車的物欲橫流;眼看著“南方證券”的被行政接管;眼看著銀行的巨額呆帳和壞帳;眼看著富豪們上演形形色色的暴富后敗亡的故事;眼看著國有資產在各種華麗的重組外衣下大量流失;眼看著“三農”問題一直得不到很好解決;眼看著股民們十有九虧;眼看著一批官員(包括“公司或企業的高管人員”)的自殺、他殺和失蹤;眼看著越來越多地腐敗分子被雙規、撤職、判刑和執行死刑;眼看著教育“產業”“跨越式”發展,考博士、買博士蔚然成風,而真正以學為業者,則少之又少;眼看著一群日本人在中國某地集體嫖娼的得逞。眼看著這一切的一切,我們的經濟學家作何思考呢?難道認為這一切的一切不是市場經濟中利令智昏的產物嗎?難道認為在中國大力推進市場經濟,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進程中,我們的政府,我們的人民,無須憂患的意識,無須破除市場經濟的迷信嗎?難道認為市場經濟可以棄置法治、誠信、公平和互利多贏的四大法寶,而奢談發展嗎?難道認為市場經濟中的利令智昏不應該終結嗎?

  九、“中小企業板”因何而設
  新設立的“中小企業板”正“批量產生億萬富翁”,同時則使二級市場的投資者廣為套牢。關于此,我們的經濟學家作何思考呢?難道仍認為“中小企業板”(作為分步“推進創業板市場”的產物)為了風險投資者推出而設;或者為了中小企業融資而設;或者為了券商脫困而設;或者為了以私有資本為核心的某些利益集團的利益而設,是正當的、符合科學發展觀的要求的、體現市場經濟互利多贏的本質的嗎?難道說“中小企業板”或者創業板,不應該真正為了投資者的利益而設嗎?

  十、何為“戰略投資者”
  近幾年來,國內的一些商業銀行,紛紛打著“引進戰略投資者”的旗號,以較低的價格(僅略高于凈資產值)向外國銀行發行或轉讓股份,然后再以更高的價格(數倍于凈資產值的價格)向國內的投資者(尤其是股民投資者)發行股份(或首發,或增發,或配股,或發行可轉換公司債等)。關于此,我們的經濟學家作何思考呢?難道認為戰略投資者的全部意義就在于可以如此這般的坐收漁利,而無須任何的顧忌嗎?難道認為這是市場經濟之福,而非市場經濟之禍嗎?
   

2004年7月于上海浦東

正在讀取...
個人簡介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亚洲三级日韩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