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家的表演技巧

姚衛麗 轉載自 中國經營報 | 2004-11-02 10:01 | 投票
  
   朱學勤先生寫過不少文章批評現代以來知識分子的浪漫主義及文學化思維方式和文學的話語方式。不幸的是,今天,經濟學家們似乎也學會了詩人的表達方式,不僅是中國的,還有西方的。他們似乎越來越喜歡語不驚人死不休。

  比如,郎咸平先生從一涉入內地經濟事務,就喜歡故作驚人之語,比如他有一個著名的命題:民營企業的效率還不如國有企業。他批評格林柯爾的公開演講《格林柯爾:在國退民進的盛宴中狂歡》,其中的用詞風格,可能并不是他所說的“學術研究”。

  各路人馬紛紛卷入郎所引發的爭論中后,同樣也是用盡煽情之詞。左大培先生則發表聲明說:“我向全中國人民敲起警鐘:人民的財產和未來在危險中!”他號召“一切有良知的人都應當行動起來,支持郎咸平先生,保衛我們人民的財產,痛擊那些侵吞人民財產的豺狼!”

  這樣的驚人之語,也確實能夠立刻吸引來眼球。秦暉先生早在十幾年前就開始討論國有企業改革中存在的弊端,但似乎一直沒有引起多大反響。郎咸平以戲劇化的方式提出,卻立刻掀起軒然大波,先知先覺的秦暉先生反倒成了后來一步的響應者。

  郎咸平自己倒是很坦率,說他就是喜歡名氣,而故作驚人之論,當然是成名的捷徑。其實,我們也不應如此看扁郎教授。秦暉教授的寂寞證明了,即使是最嚴肅的問題,有時也需要以荒唐的方式提出,從而發揮其應有的作用。

  接下來,中央財經大學保險系主任郝演蘇也拋出了一個驚人之論:目前保險業的泡沫有40%。在說出這個可怕的數字之后,他立刻補充說,他已經起草了一個報告,打算在年底上呈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他其實是希望通過這個渠道,讓決策層注意到自己的研究成果。

  還有兩位“經濟學家”也提出了驚人之論,但他們要達到什么目的,卻不大容易判斷,或者說,不大方便在臺面上說。

  兩位都是摩根士丹利的人士。摩根士丹利首席經濟學家史蒂芬·羅奇撰文指出,目前2/3的國家和地區正面臨房地產泡沫危機,而在所有房地產泡沫國家和地區中,中國排第一。摩根士丹利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謝國忠則預計,房地產泡沫離“最后算賬”的日子越來越近了,僅僅是幾個月,而不是一年。

  一個嚴格意義上的經濟學家,是不大可能對未來幾個月的事件作出精確預測的。一個經濟學家假如很認真地進行這樣的預測,那他要么是不了解經濟學的性質,要么是話外有音。

  在漢語中,“經濟學家”一詞是有確切含義的。這個詞意味著學術上的獨立、公正和良知,意味著不受利益的牽扯。郎咸平和赫演蘇或許可以算這個意義上的經濟學家。他們可能耐不住寂寞,也來點兒花腔,但大體上,他們還算按著經濟學的邏輯說話。如果超出了這樣的邏輯,我們聽的時候就該小心點兒。

正在讀取...
個人簡介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亚洲三级日韩在线